主页 > 其它新闻 >

高盛为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执政“操碎了心”_全球导读_云

理论上讲,美国若想减落对中国贸易逆差,就需要提振出口,降低进口,而商品价格和双边贸易关系必然是美国出口最重要的两个因素。美元在降,人民币在升,这对于美国出口商品价格参与国际竞争是有利的,在这种情况下,价格低了,若需求不变,美国出口数量至少不会像2016年那样同比下降。

有分析称美国即便只是想增加美国制造业岗位,但不太可能也不应该对所有行业征收高税,美银美林曾指出金属、化学品、机械设备、纺织业等无法幸免,特朗普应该要懂得拿捏分寸。

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则坦言美发生贸易摩擦实属正常,希望双方通过对话机制予以有效管控,保障双边经贸关系顺利发展。

由此看来,与美国贸易与中国的依赖关系至关重要。

高盛近周以来针对特朗普对华“贸易保护”相关来的报告观点,足以显示大投行也是为美国新总统执政“操碎了心”。高盛分析认为,别管日本和欧洲了,盯住北京才是王道,另外,若要缓和中美摩擦,特朗普请亲自去北京面谈。

高盛还直言,华盛顿的新政府若真想实质性改善美国的经常账户收支状况,必须得去和北京谈这个问题,而不是其它贸易伙伴。这个贸易伙伴或暗指带着“大礼”去见特朗普的安倍晋三。

高盛发出担忧:恐“特朗普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开烧,反而耽误提振经济、财政增长推迟至2018-2019年。

好在美元指数2017年初以来跌了3%,而在2016年亚洲货币中表现最差的人民币竟在1月份以来开始反弹,目前兑美元上涨了0.9%。

另外,有中国贸易专家指出:“美国若对中国产品全面征收关税影响将极为深远,只要关税比其他国家多出1%,中国都无法忍受。美国若对中国实施45%关税,应该会立刻掀起贸易战,中国势必报复,做法会比美国更狠,或许会对美国产品征税80%-90%的关税。”

最新美国商务部数据,2016年全年美国贸易逆差小幅上升至5023亿美元,为2012年来最大年度贸易逆差额。其中2016年出口、进口同比分别降了2.3%,1.8%,且美国对中国、日本、德国逆差最大。而美国出口贸易的前三大国家为中国、加拿大、墨西哥;美国进口贸易的前三大国家为中国、日本(2016年首次赶超)、德国。

的确,特朗普在竞选时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承诺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高关税。且当真在就职后对中国不锈钢板带材和大型洗衣机分别实施征收高额反倾销税,可真是实实在在叫嚣“贸易保护”起来。

对此,高盛认为,若要缓和中美贸易摩擦?请特朗普亲自去北京面谈。

自特朗普总统当选以来“特朗普涨势”、“特朗普担忧”、“贸易保护战”、“货币战”、“全球经济哪家强的”冲击探讨与担忧此起彼伏,尤其引发人们担忧股票、债券、外汇、原油、房地产等资产的价值预期。

美国不但会因为税改导致政府收入下降,边境税等贸易限制引发对手报复,移民禁令等将大幅限制劳动力市场,从而间接直接波及海外投资。

高盛还苦口婆心地指出,谨慎行政令,别伤了吸引外来投资的好时机。

高盛认为,在“地球村”的大趋势下,全球经济的相互依存关系越来越紧密。而美国发起贸易保护,将对大国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对己和对贸易伙伴都有危害。

高盛策略师最新报告指出:“2016年,美国对中国逆差同比增长了1.8个百分点。高盛的Brooks等人表示,除却全球需求疲软,如果美国想将中国造成的经常账户逆差在GDP的占比缩窄至1.2%-1.5%,就需要美元兑人民币实际贬值10%-20%。”

即若是中国作出对等回应,美国GDP增长率最多将会下降0.25个百分点。当前美国当前经济规模为18万亿美元,去年GDP增幅为1.6%。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